Skip to main content
  • 貢多拉最後工匠 患癌仍守護傳統絕活1
  • 貢多拉最後工匠 患癌仍守護傳統絕活2
  • 貢多拉最後工匠 患癌仍守護傳統絕活3
  • 貢多拉最後工匠 患癌仍守護傳統絕活4

貢多拉最後工匠 患癌仍守護傳統絕活

檢視個人資料
Submitted by John Parker on 2019年06月05日 18:58
旅遊地區
旅遊位置
Domenico Tamontin,是威尼斯最具代表性的船廠
旅遊札記/撮要/遊記#

貢多拉,威尼斯古老交通工具,是世上現存最有歷史的船之一,接近千年歷史。十六世紀高峯期,威尼斯有超過一萬隻貢多拉,潟湖(Logoon)上徜徉漫行,水巷橋底中搖曳穿梭,是水城最獨特的風景。小小黑船,上至船身、船槳、槳架(Forcola),下至船上坐椅和小裝飾,也是妙不可言的工藝,盛載了威尼斯的過去與現在。可惜千年造船絕活即將失傳,跟失陷的水城一樣,漸入黃昏。

長11米重600公斤 造價36萬
製作貢多拉的船廠意大利文叫Squero,1884年2月成立的Domenico Tamontin,是威尼斯最具代表性的船廠。Domenico Tamontin改良了貢多拉,讓船首和船尾更對稱,船隻呈香蕉形,自此成了近代貢多拉的標準。平日在橋上岸上看河上貢多拉覺得它小巧精緻,當在船廠與它們站在同一水平察看,驚覺船原來如此巨大,船身11米長,重500至600公斤,造價至少4萬歐元(約36萬港元)。
走進船廠探訪貢多拉工匠,Domenico Tamontin的後人Roberto Tramontin虛弱地坐在一艘未完成的貢多拉旁邊,老夥記按他指示把船上木雕刻磨滑。Roberto幾月前發現自己罹患血癌,現正經歷艱難的化療,但仍堅持每天回船廠,「每天坐在這裏讓人人看得見我,我沒力氣做,就從旁指導我的老夥伴怎樣造船。」
由280部件組成 木材分8種

16歲開始造貢多拉,Roberto已傳承了這絕活差不多半世紀。貢多拉製作工序非常繁複,船由280個部件組成,單是木材有8種,船側用橡木、垂直部份用榆樹、船蓋用桃花心木、底部用冷杉木、平面部份用椴木、橫座板用櫻桃木而船框架用核桃或松樹木。選木也講究,需揀平滑而沒有白邊的新生木材,把木放在室外天然風乾再切割打磨。每間船廠也有一組早幾個世代前已造好的木頭模板,船身需在木頭模板上製作,按部就班地砌出船首、船尾,放上縱材肋材組成船身,砌上船蓋,為了方便在淺窄水道上航行,貢多拉都沒有直線和尖角。

砌好船身後把船反轉,以水和火交接地把船側燒成彎曲,令熱量平均分佈在船身,再以蘆葦火炬把木板燒至翹曲,把船上成黑色,油上幾道防水漆,最後裝上船槳架、再以絨布座椅、Ferro(船頭裝飾)、Risso(船尾裝飾)等鋼飾銅飾裝飾船艙,製作一艘船需時兩個月,除了船結構要符合標準,船上裝飾都度身訂做,所以每艘貢多拉也獨一無二。

「除了技術,你必須有無比耐性和熱情才能勝任。我有兩個女兒,其中一個開了一家店賣貢多拉藝術品,另一女兒做跟貢多拉無關的工作,上一個學生學了一年半後就跑掉了,很難找到後繼的人。」Roberto強調貢多拉是威尼斯的象徵,他無法拋棄。「不管傳承有多難,只要我喜歡造貢多拉就可以了,這是命運,是我們家族的傳統。」

如果說船身是貢多拉的靈魂,船槳及槳架(Forcole)便是眼睛,為它指引方向。威尼斯共有三家仍在造船槳和槳架的工場,其中,位於Dorsoduro區小橋旁的木工店Le forcole,仍在製作這種精緻的船具。

「Forcole用以承托船槳,當你放上船槳,就可控制貢多拉的方向。」工場屬於現年60歲的工匠Saverio Pastor,已製作木船具43年,自稱沒有獨門秘技,一板一眼也是遵從師傅教授的傳統手藝。Forcole原本只是簡單木製的叉形工具,後來演變成高度精確的船具,呈S形的體幹暢滑流麗,讓船夫靈活轉動船槳,把貢多拉駛到不同方位,上面更可加上木浮雕,猶如一件美麗藝術品。Forcole和船槳都是按船夫體形、划船習慣和姿勢tailor-made,每件也無法複製。

舖租昂貴 靠歐美生意支撐
「機器做的是一式一樣的,手工做的則是根據船夫個人需要度身訂做,我們手藝高超純熟,做得比機器快,所以我們仍有競爭力。」對於Saverio來說,困難的不是沒人肯學師,而是昂貴的舖租。「威尼斯很多店舖都出租予旅遊業,對於一個手工匠來說,很難負擔租金。」

年輕的Pietro Meneghini是Saverio唯一學生,自小喜歡木工和船,畢業後就進了船學校學藝,再來到Saverio的店造船槳。「船槳工匠已有一千年歷史,我們都特別懂得用手工刨、木工刀這些舊工具,機器無法取代純手工製作。」由一塊原木開始塑造出線條利落的木船槳,Pietro憑感覺和視覺削木,靠眼睛目測船槳的直線平衡,以手感受槳幹是否渾圓,倚賴的是長年累月的經驗和直覺。

「我不覺得這行業正在失傳,以前威尼斯只有一家船廠,現在有四家,而且我們也做歐美等地生意。過去20年造船業生意有點增長,但近年稍為放緩,主要因為本地人越來越少,他們不再喜歡划船,寧願坐快艇。」威尼斯人生於水上,每家每戶擁有自己的貢多拉很理所當然。旅遊業令威尼斯摩打船、快艇越來越多,貢多拉由本地人的日常交通變成遊客的獵奇體驗,雖然Pietro認為旅遊業某程度保存了貢多拉工匠的工作,但作為遊客的我們,浸沉於美景的同時,懂得欣賞傳統工藝的底蘊,才是他們最想看到的。與其嚮往快閃即食的旅行文化,消費本地人生活,不如做個負責任的旅客吧!

TRAVEL MEMO
簽證:持特區護照或BNO均毋須簽證
交通:乘坐荷蘭皇家航空,須於阿姆斯特丹轉機至威尼斯,來回票價連稅4,767港元起 滙率:1歐元約兌9.1港元

記者:王秋婷
攝影:許先煜

旅遊札記/撮要/遊記
貢多拉,威尼斯古老交通工具,是世上現存最有歷史的船之一,接近千年歷史。十六世紀高峯期,威尼斯有超過一萬隻貢多拉,潟湖(Logoon)上徜徉漫行,水巷橋底中搖曳穿梭,是水城最獨特的風景。小小黑船,上至船身、船槳、槳架(Forcola),下至船上坐椅和小裝飾,也是妙不可言的工藝,盛載了威尼斯的過去與現在。可惜千年造船絕活即將失傳,跟失陷的水城一樣,漸入黃昏。

長11米重600公斤 造價36萬
製作貢多拉的船廠意大利文叫Squero,1884年2月成立的Domenico Tamontin,是威尼斯最具代表性的船廠。Domenico Tamontin改良了貢多拉,讓船首和船尾更對稱,船隻呈香蕉形,自此成了近代貢多拉的標準。平日在橋上岸上看河上貢多拉覺得它小巧精緻,當在船廠與它們站在同一水平察看,驚覺船原來如此巨大,船身11米長,重500至600公斤,造價至少4萬歐元(約36萬港元)。
走進船廠探訪貢多拉工匠,Domenico Tamontin的後人Roberto Tramontin虛弱地坐在一艘未完成的貢多拉旁邊,老夥記按他指示把船上木雕刻磨滑。Roberto幾月前發現自己罹患血癌,現正經歷艱難的化療,但仍堅持每天回船廠,「每天坐在這裏讓人人看得見我,我沒力氣做,就從旁指導我的老夥伴怎樣造船。」
由280部件組成 木材分8種

16歲開始造貢多拉,Roberto已傳承了這絕活差不多半世紀。貢多拉製作工序非常繁複,船由280個部件組成,單是木材有8種,船側用橡木、垂直部份用榆樹、船蓋用桃花心木、底部用冷杉木、平面部份用椴木、橫座板用櫻桃木而船框架用核桃或松樹木。選木也講究,需揀平滑而沒有白邊的新生木材,把木放在室外天然風乾再切割打磨。每間船廠也有一組早幾個世代前已造好的木頭模板,船身需在木頭模板上製作,按部就班地砌出船首、船尾,放上縱材肋材組成船身,砌上船蓋,為了方便在淺窄水道上航行,貢多拉都沒有直線和尖角。

砌好船身後把船反轉,以水和火交接地把船側燒成彎曲,令熱量平均分佈在船身,再以蘆葦火炬把木板燒至翹曲,把船上成黑色,油上幾道防水漆,最後裝上船槳架、再以絨布座椅、Ferro(船頭裝飾)、Risso(船尾裝飾)等鋼飾銅飾裝飾船艙,製作一艘船需時兩個月,除了船結構要符合標準,船上裝飾都度身訂做,所以每艘貢多拉也獨一無二。

「除了技術,你必須有無比耐性和熱情才能勝任。我有兩個女兒,其中一個開了一家店賣貢多拉藝術品,另一女兒做跟貢多拉無關的工作,上一個學生學了一年半後就跑掉了,很難找到後繼的人。」Roberto強調貢多拉是威尼斯的象徵,他無法拋棄。「不管傳承有多難,只要我喜歡造貢多拉就可以了,這是命運,是我們家族的傳統。」

如果說船身是貢多拉的靈魂,船槳及槳架(Forcole)便是眼睛,為它指引方向。威尼斯共有三家仍在造船槳和槳架的工場,其中,位於Dorsoduro區小橋旁的木工店Le forcole,仍在製作這種精緻的船具。

「Forcole用以承托船槳,當你放上船槳,就可控制貢多拉的方向。」工場屬於現年60歲的工匠Saverio Pastor,已製作木船具43年,自稱沒有獨門秘技,一板一眼也是遵從師傅教授的傳統手藝。Forcole原本只是簡單木製的叉形工具,後來演變成高度精確的船具,呈S形的體幹暢滑流麗,讓船夫靈活轉動船槳,把貢多拉駛到不同方位,上面更可加上木浮雕,猶如一件美麗藝術品。Forcole和船槳都是按船夫體形、划船習慣和姿勢tailor-made,每件也無法複製。

舖租昂貴 靠歐美生意支撐
「機器做的是一式一樣的,手工做的則是根據船夫個人需要度身訂做,我們手藝高超純熟,做得比機器快,所以我們仍有競爭力。」對於Saverio來說,困難的不是沒人肯學師,而是昂貴的舖租。「威尼斯很多店舖都出租予旅遊業,對於一個手工匠來說,很難負擔租金。」

年輕的Pietro Meneghini是Saverio唯一學生,自小喜歡木工和船,畢業後就進了船學校學藝,再來到Saverio的店造船槳。「船槳工匠已有一千年歷史,我們都特別懂得用手工刨、木工刀這些舊工具,機器無法取代純手工製作。」由一塊原木開始塑造出線條利落的木船槳,Pietro憑感覺和視覺削木,靠眼睛目測船槳的直線平衡,以手感受槳幹是否渾圓,倚賴的是長年累月的經驗和直覺。

「我不覺得這行業正在失傳,以前威尼斯只有一家船廠,現在有四家,而且我們也做歐美等地生意。過去20年造船業生意有點增長,但近年稍為放緩,主要因為本地人越來越少,他們不再喜歡划船,寧願坐快艇。」威尼斯人生於水上,每家每戶擁有自己的貢多拉很理所當然。旅遊業令威尼斯摩打船、快艇越來越多,貢多拉由本地人的日常交通變成遊客的獵奇體驗,雖然Pietro認為旅遊業某程度保存了貢多拉工匠的工作,但作為遊客的我們,浸沉於美景的同時,懂得欣賞傳統工藝的底蘊,才是他們最想看到的。與其嚮往快閃即食的旅行文化,消費本地人生活,不如做個負責任的旅客吧!

TRAVEL MEMO
簽證:持特區護照或BNO均毋須簽證
交通:乘坐荷蘭皇家航空,須於阿姆斯特丹轉機至威尼斯,來回票價連稅4,767港元起 滙率:1歐元約兌9.1港元

記者:王秋婷
攝影:許先煜
備註
https://hk.feature.appledaily.com/travelseed/sBbvJpKb
0
0
0
書籤
回應 (0)

舉報留言

  • 確認舉報
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