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羅致光網誌談樂齡科技

2019年08月12日
檢視個人資料
Submitted by Minimalist on 2019年08月12日 09:00
2019年08月12日 09:00
詳情#

在2016年底,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建議在香港舉辦一個樂齡科技的展覽,獲得特區政府同意。政府提供部分資源,並委託社聯於2017年6月舉辧第一屆樂齡科技博覽暨高峰會。當時,我的身分是社聯的資訊科技資源中心管理委員會主席。在籌辦博覽初期,日本相關企業對參與展覽持較為觀望的態度。另一個與香港在文化上較為接近,而又已開始引入日本樂齡科技的地區是台灣。所以,我當時亦連同一些社會服務界的同事,透過社聯的組織和安排,往台灣探訪一些機構和大學的研究所。除多些了解台灣在樂齡科技的發展與應用外,更邀請他們來港參加第一屆樂齡科技博覽暨高峰會。

第一屆的活動相當成功,除了引發本地社會服務及科研機構的興趣外,亦促使日本一些企業及其在香港的代理商更加積極參與。第二屆樂齡科技博覽暨高峰會已於2018年11月舉行,而第三屆亦會於今年11月再次舉行。

在剛過去的8月4日至7日,我連同勞工及福利局、社會福利署、社聯和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的同事到日本東京考察,一方面了解其人口高齡化的挑戰及應對策略,以及樂齡科技的最新發展,同時亦透過香港駐東京經濟貿易辦事處舉辦的兩場晚宴與當地的樂齡企業領導交流。我鼓勵他們不但參與11月香港的博覽會,更可透過香港及大灣區發展業務。此行還有兩個重點議題,一是樂齡器材的租用服務,二是長者優質食物服務。

日本與香港的高齡化挑戰

日本人口高齡化比率在過往20年急升,在21世紀開始已超越所有已發展國家和地區,在2017年其65歲以上人口比例已達27.7%(註)。同年,香港的65歲以上人口比例是16.4%。雖然日本和香港的高齡化趨勢仍會不斷增加,不過由於香港人均壽命較日本還要長,而生育率較日本還要低,故在未來日子將會「急起直追」日本的高齡化問題。這亦是我們到日本了解他們的經驗的原因之一,既可以參考他們的最新策略,亦可以避免「行冤枉路」。

兩地文化及制度有很多不同之處,雖不能將日本的經驗直接應用於香港,但亦可以刺激我們思考。舉例來說,今次在東京與日本內閣府人員交流時,我留意到日本獨居長者的比率不斷上升。單以女性計算,在2015年,21.1%是獨居,但1980年時只有11.2%。究其原因,據內閣府官員表示,可能是由於從未結婚的女性比例有所上升。反觀香港,獨居長者的比例在過往20年維持於11%至13%,至2016年稍為上升至13.1%。由於近年香港的從未結婚女性有上升趨勢,故此我們也需要研究及分析未來的獨居長者數目會否增加,以及對於安老服務的可能影響。

樂齡科技租借服務

不少朋友當家人身體機能變差,需要尋求適當的輔助器材(如輪椅、多功能睡床)協助日常生活,其間都會面對三大困難:一是不知那裏有適當的器材,二是哪款器具適合家人,三則是價錢昂貴。上述的樂齡科技博覽會最多一年一度,雖然有助提高社會對樂齡科技產品的認識,但總不能針對個別家庭日常或突然出現的需要。一個恆常的樂齡科技展覽中心及配有用者需要評估與諮詢服務,便可以協助這些家庭解決上述第一及第二個困難。我很高興與大家分享,我們已物色了選址,位於觀塘未來公務員學院旁的低座建築內。

要處理樂齡器材昂貴的問題,有兩個方向:一是提供租借服務及/或二手巿場,二是如何為有經濟需要的家庭提供資助;而租借服務、二手巿場及經濟資助之間有密切的關係。樂齡器材的租借服務必然包括器材清潔及消毒的設備和服務;有了這些設備和服務,二手巿場便可應運而生;而有了租借安排,經濟資助的制度便較容易建立。所以,最合適的切入點是設立樂齡器材租借服務。當然,我們亦要考慮香港家庭及長者對租借樂齡器材的接受程度。

社聯及三間非政府機構已剛剛獲得馬會的資助批准,推行一個樂齡科技教育暨租賃服務的先導計劃,有關細節我留待社聯和馬會容後在適當時間介紹。今次到日本訪問,重點之一是與當地有關服務的專家交流,社聯亦邀得多位專家為香港這個先導計劃提供意見。

體弱長者的優質食物

民以食為先,飲食對於香港人十分重要,香港亦是世界聞名的美食之都,但不少長者因為牙齒或口腔問題,連吞嚥都有困難。不能享用美食,不但影響食慾及生活質素,更會因而影響健康。

社署於2019年2月中陸續推行一項為期四年的安老院舍外展專業服務試驗計劃,當中的外展言語治療服務亦會支援安老院舍(包括合約、自負盈虧及私營院舍),為有吞嚥困難的長者提供服務。這項服務看來是有必要的,有待試驗計劃後期的檢討,我們便可決定未來方向。處理吞嚥困難只是問題的一部分,優質的長者食物亦是十分重要。對於不少有咀嚼困難的長者,早、午、晚都只吃糊狀食物。大家可以想像對長者食慾的影響。

自從2017年的樂齡科技博覽會,展示了如何為有咀嚼困難的長者提供具色、香、味及適當軟硬度的食物,香港已有不少社會服務機構開始在這方面的嘗試。今次東京之行,我們便進一步了解日本在為體弱長者製造各式軟餐的發展。除了向相關企業推介鼓勵他們來港發展業務外,亦讓我們再深入探討日後在香港如何為長者提供優質而可負擔的美食。

後語

今次日本之行,還有其他得益,有機會日後再談。每次當我談到安老服務某一方面的發展,總有人批評我忽略了另一些方面。若我每次都如2017年公布《安老服務計劃方案》(方案)般詳列各方面的發展,相信大家都未必會有時間閱讀,正如不少朋友都未閱讀過方案內的建議一樣。

當然,方案的建議分長、中、短期策略,而部分長、中期策略仍有待推展。我明白由於推展需時,到策略有成效時可能是多年之後,而大家都希望每一項都可儘速推行,讓當前的長者全都有機會受惠。當然我們會努力,亦期望社會各界可以合力為今天的長者,以及未來更多的長者,提供不斷改善的安老服務。

(以上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8月11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註: 日本政府出版的Annual Report on the Ageing Society: 2018

資料來源
香港政府新聞網
0
0
0
書籤
回應 (0)

舉報留言

  • 確認舉報
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