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媽打肚皮舞 扭出自信女人味

檢視個人資料
Submitted by John Parker on 2016年11月07日 10:26

真正的女人味,不限於年齡,也不在乎肥瘦,最重要是心地良善、滿滿自信。三個年齡加起來超過170歲的女人,不理世俗眼光,陶醉於性感的中東肚皮舞世界,還藉着舞蹈行善,散發不一樣的女人味!

「嫲婆」Daisy﹕想走在潮流尖端

我叫Daisy,行年六十有四,是一名退休公務員,一早已榮升「嫲婆」級了。我不知自己是否「貓頭鷹藝術團」中年紀最大的團員,但這並不重要,反正年齡,從不成為我們之間的隔膜,每次這大班女人聚在一起,都有說不完的話題。

我的丈夫已離世,沒有老伴在旁,子女亦各有家室,不想望着四面牆過日子,就要靠自己編排退休生活。我比從前更忙,時間全花在學英語、練氣功、湊孫、當義工、做facial上,當然,還有跳中東肚皮舞啦!

兩年才敢穿性感「戰衣」

其實我退休前已在學中東肚皮舞了,屈指一算,有八年時間。當初,是因為有員工興趣班,貪新鮮的我,加上想減肥,於是揀了冷門的中東肚皮舞。

然而,雖則我「內裏open」,但外表很保守,莫說bra top,以前我連無袖衫也不敢穿,因為很介意展示那一雙「麒麟臂」,裙子亦不是我那杯茶。因此,我上肚皮舞班,共花了足足近兩年,才由T恤、運動褲,慢慢過渡至半截露臍T恤、長裙,最後衝破心理關口,穿上正宗的中東肚皮舞舞衣。

或許是我想得太複雜,正如做瑜伽,便要穿瑜伽服;耍太極,就會穿太極服。要演繹中東舞蹈文化,便要穿中東舞衣。

到老人院表演 開心又滿足

坦白說,年紀大了,不容易牢記老師所教的舞步,但老師很明白我學跳舞不是為考試,所以只要盡力而為,儘管動作有瑕疵,她還是會「收貨」。因此,我沒有壓力,很享受每星期一次的課堂。

雖然跳中東肚皮舞無助我減肥,但我沒想過放棄,除了是出於虛榮感,能在朋輩之間成為潮流尖端,還因為想繼續在「貓頭鷹藝術團」出一分力。藝術團不單是我們習舞的地方,亦是一個行善的渠道,創辦人亦即是我們的舞蹈老師Emmy,經常帶領團員到老人院、智障中心做義工和表演跳舞,見到公公婆婆拍手、智障人士由無反應到跟我們大伙兒一起玩,我感到很開心、很有滿足感。

「驚青」Winnie﹕找到另一個自己

我叫Winnie,今年57歲,是一名半退休的會計員,未接觸中東肚皮舞之前,我是一個很「驚青」、毫無自信心的人。或許由於小時候曾患腳疾,細菌入骨,幾乎要截肢,雖然多次手術後最終保住雙腳,但我的童年,都在輪椅上度過;長大後,婚姻又不如意,形成悲觀性格。

女兒鼓勵學舞 一掃悲觀

幸得女兒拉我一把,五六年前鼓勵我一起做運動,我便跟她到健身中心學跳舞。在芸芸舞蹈之中,我最鍾情中東肚皮舞,覺得這種舞很能突顯女性的美,華麗的服飾固然吸引眼球,優美的舞姿亦散發着迷人的魅力。

在中東肚皮舞世界,我找到另一個自己。「不濟」一直是我的自我形象,自認為是運動「白癡」,什麼運動也不懂,哪有可能跳舞呢?但原來我也可以。「貓頭鷹藝術團」的導師、團員都待我很好,沒有取笑我跳得硬繃繃,又跟女兒一起鼓勵害羞的我穿上舞衣,還教我怎樣才穿得好看,令我開始愈跳愈放。

擴闊生活圈子 身手更敏捷

我想借此替中東肚皮舞平反!很多香港人仍然帶着色情眼光去看這種舞蹈,印象亦只有在肚皮上捲動大銀。但其實不然,這是一種非常健康的藝術表演,希望大家有機會可以認真了解一下。

因着中東肚皮舞,我人生下半場活得更精彩,認識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生活圈子擴闊了,身手反應也比從前敏捷;而且因為多了機會參與善事,我看見自己原來十分幸福,至少還擁有健康的身體,雖然我沒能力作出金錢捐輸,但可以用舞蹈,把歡樂帶給弱勢社群。

「愛舞」Ada﹕性感,只是舞台上的我

我叫Ada,一個「五字頭」的媽媽,育有一子一女。我在內地出生,在少女時代很活潑好動,最愛跳中國舞和玩體操。嫁來香港初期,我很想學國際標準舞,奈何丈夫沒有跳舞天分,我不想難為他充當舞伴,便唯有「修心養性」,一心一意照顧家庭。

「出山」尋找自己空間

孩子相繼出生入學後,陪他們溫書、做功課,便成為我人生最重要的工作。直到他們升中後,我認為是時候放手了,慶幸丈夫也支持,於是我「重出江湖」,尋找自己的空間。

當時,我獨個兒到健身中心玩,那裏除了有瑜伽班,亦開設不同的舞蹈班,我這個「愛舞之人」,便涉獵過現代舞、爵士舞、Hip hop舞、街舞、印度舞、中東肚皮舞等等,對我來說充滿新鮮感。自從復出舞壇後,我「舞」走了十磅脂肪,人也精神起來,自信心滿滿。

但我始終不是十八廿二,由於Hip hop舞、街舞經常要大動作踏步,很傷膝蓋;加上對中東肚皮舞最感興趣,為集中鑽研,我便陸續放棄其他,亦輾轉找上了「貓頭鷹藝術團」。

「舞」走脂肪 散發不同風韻

我覺得中東肚皮舞對保持身材尤其有作用,它講求身體內在肌肉的蠕動,因此,任何女性,都可跳出不一樣的味道,四十歲有四十歲的味道、肥有肥的魅力、瘦有瘦的風韻。

參加「貓頭鷹藝術團」後,我經常有機會披上「戰衣」,參與慈善表演活動。我自問是一個穿慣舞衣的人,所以沒有絲毫尷尬,而家人也帶着欣賞的眼光接受,因為他們知道,性感,只是舞台上的我!

跳舞,也是我給孩子最好的身教。我雖然不是專業的舞蹈員,但我對自己要求很高的,每次演出,我必定「瞓身」綵排,當子女看見我演出成功,便明白「成功需苦幹」的道理。

■知多啲

導師Emmy﹕慈善義演 為肚皮舞平反

我跳中東肚皮舞有13年了,開班之餘,亦在2012年成立「貓頭鷹藝術團」。它背負三個主要目的﹕推廣中東肚皮舞、做善事、讓學員有演出平台。

中東肚皮舞向來予人矯情、低俗、放蕩的感覺,我承認,初學時我也有這種感覺,但後來發現,它背後有着獨特的文化背景,也是一種表演藝術。作為第一身舞者,好應該站出來,把正確的信息傳開,但怎傳遞呢?那就要面向人群,增加互動元素。除了在社區中心、老人院、博愛武林大會等場合表演之餘,我們亦將之結合籌款活動。

當年「深水埗明哥」(陳灼明)還未有太多人認識之時,「貓頭鷹藝術團」已分別在數碼港及饒宗頤文化館為他義演及義賣飯券。每一次義演,同樣為我的學生提供了演出平台。

我本身亦有和商業機構合作,他們每次挑選舞蹈員,都指明要「後生」、「高瘦靚」,哪怕她們未必是跳得最好、最用心的那一批。反之,我有一些五六十歲的學員,她們跳得很好、很有感染力,何解得不到一個表演的機會呢?既然商業活動容不下她們,我便製造慈善義演的平台,既幫到社會,亦幫到我這班學員增添舞台經驗和信心。

文:沈雅詩

圖:鄧宗弘、受訪者提供

編輯:梁小玲

資料來源︰明報2016年11月07日

0
0
0
書籤
回應 (0)

舉報留言

  • 確認舉報
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