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分獎賞 傲齡動力 支持長青網
1月19日
十二月十四

長者旅遊資訊

21

無障礙好去處 大步墟市爭今昔 太和打官司

2011年11月10日

大埔墟在十九世紀末前指的應是位於林村河以北的「大步頭墟」,至光緒年間才更名為「大埔墟」。考據1688年刊行的《康熙新安縣志》,新安縣內合共有31個墟市,大步頭墟是其中一個。大步頭墟原是新界鄧族建立的墟市,根據新安縣在光緒十八年(公元1892年)五月十四日發出的《大埔示諭》中記載,『龍躍頭鄧氏於萬曆年間(公元1573-1619年)在大埔建立孝子祠,供奉其族中的鄧師孟』(註一)。至清朝康熙十一年(公元1672年)鄧氏族人鄧祥與鄧天章二人『墾承大埔稅地、復在孝子祠側立墟,起舖招賈營生,將該墟出息為孝子糧祀之用。』(註二) 經營大步頭墟的鄧族包括粉嶺龍躍頭與大埔頭的鄧氏,兩者本出一系,同屬宋朝「皇姑」與鄧元亮公的後裔。轉入清代,龍躍頭鄧氏在新界的影響力雖大不如前,大埔頭鄧氏以第十代祖先鄧敬羅的名義建立了家祠「敬羅家塾」,仍能『以血緣作為紐帶,組織同姓村民,在大埔區獨當一面。』(註三) 大埔頭鄧氏結合龍躍頭鄧氏成功向官府申請在大埔開設大步頭墟,壟斷區內商業利益。大步頭墟的商業收入雖用作供奉代表「孝道」的鄧師孟孝子祠,但事實上『大埔墟的舖租收入,以供奉孝子祠的名義轉入鄧氏手中。孝子祠不但是鄧氏管理大埔墟的機構,也是鄧氏分配大埔墟收入的機構。』(註四)大埔當年是新界東北的交通樞紐,大步頭墟設立的地點鄰近林村河與大埔海,佔盡地利,連接陸路及水路交通。大埔海北岸及新界北部粉嶺所屬各村,村民可循陸路到大步頭墟進行貿易;南面的瀝源和烏溪沙、以至遠達東南的西貢各村村民可藉水路到達,當年大埔的水路交通甚至遠至潮州及汕頭等地,甚至漁民亦可泊船到墟市岸邊進行買賣。大步頭墟貿易繁榮昌盛,成為香港範圍內的三大墟場之一。不過大埔墟市雖為鄧族壟斷,新的競爭者於一個世紀後方興未艾,遂爆發影響大埔發展的「爭墟」訴訟。 1640年在任的新安縣令周希曜曾經概嘆新安縣有兩病,「一曰爭墟、二曰爭田」。一語道出明清兩朝數百年間新安縣內的墟市因經濟利益發生衝突與村落因土地紛爭而械鬥等事件是經常發生的,並成為社會問題。清嘉慶年間(公元1796至1820年)大埔以北的泰亨文氏興起,文氏自稱是文天祥後人,先祖在元末明初輾轉遷徙至泰亨立村,並在大埔擁有土地及財力。嘉慶年間文族文元著在文屋村開舖招商,挑戰鄧族壟斷的大步頭墟生意。鄧族遂向新安縣衙門控告文氏,新安縣的判決是允許文氏蓋房,但不許把這些房屋變成商舖出租。『鄧氏雖然成功維持其於大埔墟的壟斷,但無法完全消除文氏的威脅,因為文氏蓋房的行動得到官方的許可。』(註五) 到了同治十二年(公元1873年),一場颶風把文屋村夷為平地,『文氏修復村莊,趁機擴展地盤,建立墟市,開舖招商,鄧氏因而再度控告文氏。鄧氏的反對理由有二:第一,大埔墟的土地,原本就是鄧氏向官府承墾的稅地。第二,大埔墟的收入是用來供奉鄧孝子祠的,倘若容許外姓在墟內經營,日後外姓壯大,鄧氏衰落,則鄧孝子祠供奉無繼。』(註六)。大埔鄧氏與文氏的「爭墟」官私一打接近二十年,光緒十八年新安縣衙門作出判決,判詞是為《大埔示諭》:『爾等須知大埔墟原係鄧姓稅地,而墟中出息為孝子糧祀之需,嗣後爾等毋得恃強立舖,攙奪墟息,以致孝子祠無祀。倘有恃強違抗,本縣定即差拘訊究。』(註七) 新安縣明確判鄧族勝訴,文氏不得「恃強」侵奪鄧氏在大埔的商業利益,判詞理據是要「維持鄧氏能盡孝道」。清代以「孝道」治國,所以連商業糾紛的仲裁也要以倫理道德立論,在今天來看當然是天方夜譚,不過在當年來說卻是理所當然! 大埔鄧氏與文氏的商業訴訟雖然告一段落,鄧氏再度挫敗文氏,卻不能禁止文氏聯合他族在大埔墟外開墟立市。就在新安縣衙判決鄧氏勝訴的同一年,即光緒十八年大埔七約聯合入稟新安縣,請求在林村河以南開立新墟市,同年獲得官府批准,是為大埔新墟太和市。《大埔示諭》雖明令文氏不得侵奪鄧氏在大埔的商業利益,不過申請開辦太和市的是七約聯盟而非單獨泰亨文氏一伙,按條文未必違規。大埔七約成立的年份不詳,不過七約包括泰亨約、粉嶺約、樟樹灘約、林村約、翕和約、汀角約和集和約,涵蓋整個大埔以至粉嶺的非鄧氏村落,涉及這麼多的鄉村民眾,官府總不能只考慮鄧氏一族的利益。加上太和市當時的地理位置並不好,新界北部居民要渡過林村河才能到達新墟。另外墟與市的規模不同,許多人會誤會「市」比「墟」大,事實在古代是相反的;見『《康熙東莞縣志》云:大曰墟,有常期,大約一月得九日;小曰市,日出則然無常期矣。』(註八)即是有固定墟期貿易的稱「墟」,無定期開市的稱「市」。太和市的條件與規模比不上大埔墟,或未必能侵蝕鄧氏的墟市收入。不過七約在富善街開辦的太和市建有固定鋪戶達2 8間,顯非臨時市集。光緒十九年( 1893年)大埔文武廟建成,成為整個新墟市的管理機構。文武廟的出現,『意味本地宗族泰亨文氏連同大埔區的客家村落,在商業利權上對大埔頭鄧氏作出挑戰。』(註九)光緒二十二年( 1896年)七約再度集資在林村河興建「廣福橋」,明顯地跨河搶客。1899年香港政府接管新界,為了管治方便修築大埔公路,終點接近太和市。二十世紀初九廣鐵路通車,亦在太和市旁設立車站。公路及鐵路均連接太和市,太和市的交通配套便優於大埔墟,大埔墟的墟市壟斷不再,還給比下去,最終太和市取代大埔墟在新界東北的墟市地位。『太和市的勝利,對大埔區的地方社會來說具有兩重的意義,第一是客籍村落的冒起:在七約之內,有五個約是以客籍為主的村落;太和市的部份土地亦是由屬於客籍的翕和約內的碗窰村馬氏捐出。第二重的意義則是七約這種「地緣」組織,成功地挑戰了鄧氏宗族為代表的「血緣」組織。』



位於富善街的大埔文武廟前山門上的「永佑太和」四字,見証大埔墟原是太和市。



大埔富善街是當年大埔新墟太和市開市所在地,今天仍是區內繁盛熱鬧的市集。



富善街旁設有的「車坪」碑,簡述太和市的發展與市內設有「公秤」制度。



從前太和市是靠這口位於崇德街的古井供水,現已荒廢,供奉井神的小神龕仍在。



位於林村河上的廣福橋,經過四次重建已無古蹟可言,僅供人憑弔1896年建成的原橋。



一個設於廣福道的「大埔農產品擺賣場」石碑,顯示大埔七約管理的農產品市場位置。



大埔舊墟遊樂場,見証大埔舊墟原有位置,旁是八號花園與昌運中心等現代化住宅屋苑。



建於1691年位於汀角道舊墟的大埔天后宮,一直是包括大埔頭在內的聯村信仰中心。



大埔舊墟早已煙沒,原址興建了許多現代化的建築物,予人新墟的誤解。



被新建大廈圍繞的省躬草堂,建於1936年,是舊墟中仍能保留的古舊建築物。



大埔大埔頭,村內建有敬羅家塾,是大埔傳統鄉事力量鄧族聚居之處。



位於大埔頭水圍的大埔頭老圍,外圍仍是古舊圍牆,內已是新建丁屋。



位於大埔頭的敬羅家塾,既是鄧氏家祠也是鄉立私人學校,是凝聚宗族的重心。



敬羅家塾別名流光堂,家祠一般供奉對鄉族有貢獻的先人,成籮神主牌就是如此。



大埔文氏在泰亨鄉建有中心圍、灰沙圍及祠堂村,是為「兩圍一村」,以「忠義」為號。



「泰亨鄉文氏宗祠」位於祠堂村,原有四百年歷史,2003年開始復修工程,至2005年完工。

宗祠門外對聯點出宗族本源,「雁門」是指文氏起源地山西雁門,「正氣」指的是文天祥。



宗祠旁設有「泰亨文山公園」,園內豎立民族英雄文天祥全身站像,正氣凜然,令人肅然起敬。



園內的「正氣歌」牆,泰亨文氏算不上文天祥的直系後人,不過對表彰文天祥卻不遺餘力。



園內「襲子亭」是紀念泰亨鄉始祖蔭公(字龔子),亭前設有曲徑及蓮池,設計非常清雅。



泰亨鄉中心圍,又名青磚圍,據說文氏先建立祠堂村,之後才擴建中心圍與灰沙圍。



泰亨鄉灰沙圍建於清朝中葉,是大埔區內現存最完整及最宏偉的古老圍村建築。



泰亨鄉昔日很重視教育及科學,設有多間書塾,現存的藝浣學校已很殘破。



泰亨鄉天后宮旁的「百年連理樹」,是兩棵細葉榕樹幹相連。



資料來源︰堅毅忍者‧障殘人士國際互助協會


photo
fong
長青數碼領航上校
經驗值:133897
發表於 2014-06-01 20:57:45

多謝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