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社區人數:41人
未加入
社區人數:41人 | 加入社區

學習

上載圖片(選填 (最大為:10 MB))
發佈
彭彭
2019年09月16日 13:20
紙捲花,有興趣學嗎?
講故佬
2019年09月09日 12:24
【俗語大解剖】老虎蟹

好快又中秋喇!波士大發慈悲請晒全公司同事食中午自助餐,有一位本來個日放假嘅同事知道咗之後,就同阿甲講句:「唔駛錢食自助餐,老虎蟹都到啦!」

相信老友們都會聽過老虎蟹呢句俗語,咁老虎蟹係乜嘢嚟?又有乜嘢意思呢?老虎蟹原稱咖啡蟹,係產自東南亞一帶嘅水產。响廣府話俗語當中老虎蟹通常有兩個意思,一個係用嚟形容啲人霸氣,好似老虎咁惡,又好似蟹咁打橫行,即係將老虎同蟹嘅特徵一次過講晒。

另一個意思就係有「一定要」、「點都要」嘅意思,同事所講嘅「老虎蟹都到」意思就係點都會到嘅意思。其實,呢個用法本身同老虎蟹無關,有一個法就係呢句俗語本身係嚟自「老虎」,意思係即使遇到老虎咁危險都要點點點,亦即係話下咗好大決心咁解。後嚟啲人講講下,就係加多個蟹字,就成為咗唔少人嘅慣常用語。

話時話,唔知餐自助餐,有無老虎蟹食(咖啡蟹))呢?
FaFa99
2019年08月01日 11:03
早前去書展見到香港生態旅遊專業培訓中心擺左個位招攬學員。原來持續進修基金的課程。其中一班是有機耕種體驗旅遊專業證書,成功畢業可以退8成學費。考慮緊報唔報呀!

各位網友會點用筆持續進修基金呢?
da32
2019年07月31日 11:32
正在讀一本關於樹木的書—《樹的秘密生命》。一直以為樹木間為爭取陽光和資源會互相競爭,但原來它們會幫忙輸送養分給生病的樹,避免倒塌的樹木令森林突然出現空缺,一下蒸發空氣中的水分,令森林的微氣候失衡。以後大家行山不妨留意下,林木茂密的地方,在夏日會比外面清涼,原因就是樹木正協作維持微氣候!以下為節錄,有興趣的網友可以一看!

在林區中的老山毛櫸樹保留地裏,渥雷本偶然發現一片奇特且覆滿青苔的石頭,帶着不少窟窿並稍微彎曲,撥掉一些青苔,才看見底下露出的樹皮。原來這不是一塊石頭,而是塊老木頭的樹樁。在潮濕的地面上,山毛櫸樹枝幹通常沒幾年就會完全腐朽,但這塊樹樁卻異常堅硬,且與底下的土石盤根錯節地合而為一。他用刀從樹皮上刮下一些碎屑,看到底下露出的綠意。只有葉綠素才有這樣的顏色,而葉綠素是植物進行光合作用的元素,證明此樹樁根本未死。這樹樁直徑約一公尺半,是巨大、古老的山毛櫸樹樁盤根錯節的殘餘,樹幹內部早已完全朽壞為充滿養分的腐植質,只有樹幹邊緣部分殘存,說明這是棵早在四、五百年前就被砍掉的樹木殘樁。

但是一段殘樁理論上無法存活這麼久。沒有了樹葉,也就沒有了光合作用,無法產生細胞呼吸所需的糖分,也就沒有生命的養分。這對孤軍奮鬥的樹樁而言是斷食數百年,必死無疑。但對於活在林裏的山毛櫸樹,可不是這麼一回事。泥土內的樹根尖處通常會被無數真菌包圍覆蓋,而恰當的土壤以及無人為干擾的環境,使真菌得以在地下織成超巨大網絡,連接起眾多樹根,好讓樹木之間能彼此交換養分。樹的根部可以在地下生長得比其樹冠大上六七倍,歷經幾百年滄桑歲月後,山毛櫸樹群的樹根可以直接接觸相互糾纏,結合生長,形成龐大的物質交換系統。正因為這樣,他們之間也就能互通養分,為殘樁雪中送炭。
da32
2019年07月20日 10:39
早幾天讀了一位荷蘭心理系教授寫的書《遺忘的慰藉》。書中提到一些有趣的腦部實驗,以下為節錄。同大家分享下!

加拿大神經外科專家潘菲德(Wilder Penfield)在1920年發現特別的記憶確實存在腦中某些特定的位置。

腦有一項不尋常的特性,就是腦本身並不直接的感觸痛苦,只要將人頭皮及頭骨做局部麻醉,就可以對這個完全清醒的病人做腦部手術而他不會感覺任何痛楚。

在潘菲德所做的一系列有名的實驗中,他很善巧的利用了腦的這個特性。當他對癲癇病人做腦部手術時,他用電擊刺激腦的某些部位,很驚訝的發現,當他刺激太陽穴後的腦葉片時,這些清醒的病人會重新清楚的經歷過去所發生的事情。其中一名,突然想起在南非與朋友的對話。另一個男孩子聽到他媽媽講電話,在潘菲德多刺激幾下他的腦後,他甚至可以清楚的重複全部的對話。一名女士感覺自己在廚房聽到自己的小孩在外面玩。當潘菲德企圖誤導他們,對這些病人謊稱他正在刺激不同的位置,也並未改變病人的回憶。他發現同樣的位置得到同樣的記憶,在他去世前(1975年)發行的「心志之謎」(The mystery of the mind)這本書中,他說:「很明顯的,這些電擊效應並非病人的夢,而是電擊激起一串過去的回憶,就像電影中使用的重現過去的手法,病人重新經驗一次過去的事件。」

潘菲德的研究報告結論是,我們所經歷的一切皆記錄於腦中,從偶爾瞥見的陌生人,到兒時觀察的蜘蛛網。他認為這是為什麼一些不重要的回憶在這些個案中不斷出現。如果我們的記憶完整地包括這些每天經驗的瑣事,我們可以合理的假設,在這本大日記中隨意翻閱會找出不少的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