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分獎賞 傲齡動力 支持長青網
12月12日
十一月初六

港聞

0

新社運青年﹕溫和不是懦弱

(明報) 2010年06月24日

【明報專訊】平日菲傭聚集的皇后像廣場,昨晨在中環白領儷人的高跟鞋聲中再次變身社運舞台。揭開布幕要找這個「623全民包圍立法會」反政改行動的揸fit人,一名瘦削剷青頭男子會微笑告訴你:「這兒沒有總指揮,我是發言人,林輝。」這個林輝很面善,他不就是07年保衛皇后碼頭、用鐵鏈自我箍頸的「激進」青年?
林輝昨日站在那個被反高鐵洗禮的新社運舞台上,跟身穿「超錯」T恤的一張張憤怒年輕面孔說:「警察官員都好想我們搞事核突,但大家不會中計,我們講道理不代表懦弱。」台下青年即時反駁「我們要行動啊!」、「係啦,要衝到最前呀﹗」,青年的怒目把林輝帶返3年前皇后的懷抱。明報記者
那年皇后碼頭清場,本土行動成員林輝以單車鏈自鎖在碼頭石柱,是最後一名被抬走的示威者。當年28歲的林輝一副青靚白淨小生模樣,在「皇后」臂膀與強權對峙到最後一刻成為他的青春印記,刺眼的鎂光燈引領他深層思考:社會運動,是一場怎樣的博弈?
不鬧民主黨 「無謂多個敵人」
林輝昨日又再擁抱「皇后」。這次皇后像廣場的行動共有27個團體合辦,林輝是排首位的「八十後反特權青年」代表。雖然團體眾多,核心決策小組有8人,林輝是其中之一,另有兩名發言人學者何芝君、學生領袖林朝輝等,也有公民黨、社民連代表,遇有突發事故,8人即聚頭議決,「我們前幾晚開會決定,不會開咪鬧民主黨。」點解?「我們的共識是『撤回倒退方案,廢除功能組別』,鬧民主黨?無謂多個敵人吧?」
招牌笑容 打贏輿論絕招
台下青年用vuvuzela吹爆民主黨,主張溫和理性的林輝不怕自己亦慘成箭靶?「鬧我,都無辦法。」他想告訴同路人:「搞社運,一味鬧、衝、撞、惡,已經變成例牌菜,好悶。」
3年前的皇后之戰令林輝深明傳媒影響力,他的招牌笑容和溫文語氣是打贏輿論戰的絕招,「我這幾天的工作就是接受訪問」。他會告訴記者,整個運動籌劃用了幾萬元,「我自己貼了幾千蚊,其餘都是不方便行出來的有心人捐助,樽裝水、音響、印刷場刊開支等」。
神聖承諾:高度自治 港人治港
不用對鏡頭時,林輝便一個人靜下來,拿粉筆在地下重複寫8個字:「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天降大雨洗去他的字,他待雨停重寫;再落雨,再等再寫。為何是這8個字?「我首次參加社運在97年7月1日凌晨,我就在這兒,看着一班立法會議員說要民主回歸。」「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在他心中是一個神聖的承諾,就算風吹雨打,香港人都不會讓它消失,即使其本質可能脆如粉筆。
回歸後他入讀嶺南大學社會科學系,因為反對校園附近建屏風樓而初嘗社運搞手滋味。03年七一,他是50萬上街港人一分子,忘不了汗水的味道,此後走到社會最前,「韓農趁世貿來港示威,令我明白土地的珍貴,之後保天星皇后反高鐵,都因為我在韓農身上學會愛家園土地」。
被標籤激進 「別中政府圈套」
每個社會運動都是成長階梯,回望當年在皇后懷中被指「激進」,3年來林輝學會走出激情思考:「這樣衝、闖、推、打,之後被輿論標籤『激進』,不就是中了政府圈套?」
他的話,今天死守皇后的年輕人聽不入耳:「他們要衝要撞都有自由,我不能阻止。」
他是搞手啊,矛盾吧?尷尬吧?「唯有劃一條底線:任何人,都不能襲擊他人。」他心中有數,衝突屬意料之內。林輝,你會衝嗎?「我?未必會。我的工作是包底,讓香港人明白我們的訴求。」
「你罵我,唔緊要。但我不衝,不代表我是犬儒。搞社運,每個人有不同角色、崗位。」
3年前守護皇后賴死被警察抬走的那個林輝,去了哪兒?「今天,我希望開創衝突以外的另一種社運模式,目標是要感動香港人,例如苦行、理性辯論。」近年他不僅是社運搞手,也是智庫Roundtable總幹事,發表文章批判政策、參與學術討論。
衝過激過的林輝快31歲,社運激化他的成長。他深信,今天罵他的年輕人有天會明白,2010年的暑假,他們一同在皇后的懷抱裏,被社運、被激情、被青春的雨點洗禮。


林輝是「623全民包圍立法會」行動發言人,07年他用鐵鏈自鎖保衛皇后碼頭,被輿論標籤為激進青年。走過皇后一役,林輝沉澱思考社運,如今希望用溫和理性行動來感動人。昨日他不時拿着粉筆,在皇后像廣場地下重複書寫「高度自治,港人治港」,這8個字也是他的信念。(林振東攝)

林輝(左二)是反政改行動核心搞手,在廣場上不時要與同道人密斟,包括社民連黃毓民(左一),還有他的前度女友、「學運女神」周澄(右一)。(林振東攝)

昨午有反政改青年(左)欲進入立法會旁聽卻不獲批准,林輝(右)要安撫調停,並代他們向保安員了解。(林振東攝)